来自 日喀则 2018-1-18 的文章

一场明代文人的茶事 — 文徵明《惠山茶会图》

一场明代文人的茶事 — 文徵明《惠山茶会图》

冷雨蓬窗,篝灯夜读时,一杯氤氲清茗总是能将人的思绪带到古代茶事中。或是“茶宜精舍、云林、竹灶、幽人雅士,寒霄兀坐,松月下、花鸟间、青石旁,绿鲜苍苔,素手汲泉,红妆扫雪,船头吹火,竹林飘烟”的超然清雅;或是“童子鼻鼾,故与茶声相宜;水沸声喧,致有松风之叹”的闲适散淡。皆令人心旌摇曳,生出无限向往。中国古人善饮,酒茶皆是承载其情其感的入口之物。然茶类隐,茶德素,茶胜幽韵如云。“吴门四家”之文徴明有诗云:“解带禅房春日斜,曲栏供佛有名花。高情更在樽罍外,坐对清香荐一茶。”除点出茶妙于酒外,更是描绘了一场参禅悟道的风雅之事——文人高士隐居山林,以品茶畅怀悦神,遣寂解忧;借茶事师法自然,道心天地。文徵明毕生嗜茶,常以唐代的卢仝自况。诗文书画四绝中,传世的茶诗、茶画不计其数。世人爱其茶诗,更爱其茶画。因辞藻生幽,丹青透雅,从嚼读诗词的心领神会到品读画卷的目酣神醉,由虚渐实中,不觉便经历了一场五感的轮回。这种通透达意的观感,于北京故宫博物院藏《惠山茶会图》中可谓极致。 标签 茶会 惠山 文徵明 茶事 文人